首頁 > 行業新聞

東部沿海下水煤遭遇“遠方電”積壓

  近日,中國神華公布4月下水動力煤價格,各種煤價每噸跌幅30元左右。自年初以來,大型煤企下調煤價的消息不絕于耳,而環渤海地區動力煤價格更是一降再降,下水煤市場持續低迷。   

  “下水煤市場低迷看似是需求不振造成的,其實是西部的電被送到東部沿海地區,從而壓制了這些地區的火電發電量。”對于當前下水煤市場,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電力行業專家薛靜如是說。

   遠電解近渴,已經付諸實施快20年的“西電東送”工程作用得到了發揮。在東部沿海地區特別是華東地區,“遠方電”對下水煤的替代作用趨于明顯。

   我國華東地區對能源需求量大,多年來建設了大量的發電廠。有調查顯示,華東地區兩個電廠之間的平均距離是30公里,僅從南京到鎮江這一段,每10公里就有一個電廠。如此多的電廠自然帶來了大量的煤炭需求,從而推動了北方沿海港口煤炭發運量增加。2014年,北方港口完成煤炭發運量6.55億噸,其中輸往上海、江蘇、浙江三地的煤炭就有近3億噸。

下水煤“青睞”華東地區,“西電東送”工程也多數落腳華東地區。

   繼2010年7月8日向家壩至上海正負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投運后,又有4條特高壓線路陸續投運。2012年12月12日,錦屏至蘇南正負800千伏特高壓直流線路投運;2013年9月,淮南至上海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電線路投運;2014年1月25日,哈密南至鄭州正負800千伏特高壓直流線路投運;2014年7月4日,溪洛渡左岸至浙江金華正負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投運。

  據測算,1條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輸電線路,每年可從“空中”輸送原煤1500萬噸,1條正負800千伏高壓直流輸電線路,每年可從空中輸送原煤2000萬噸。

   以此計算,上述5條特高壓送到東部沿海地區的電力相當于替代了近1億噸下水煤,而且這5條特高壓線路中有3條運送的是水電。

   “輸到華東地區的都是大型水電機組發的電,這些機組可調節能力很強,相對穩定。”薛靜介紹。在她看來,大量的水電輸到華東地區,所以該地區內的火電發電量下來了。

   薛靜以江蘇為例做了說明。江蘇省是2013年用電第一大省,全社會用電量為4956.6億千瓦時,2014年該省全社會用電量達到5012.54億千瓦時,用電需求有所增長。再看發電情況,2013年江蘇省發電量為4404.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5.9%,較上年增速提高1.2個百分點;2014年全省發電量累計4347.82億千瓦時,同比下降1.3%。通過對比用電量和發電量可以看出,江蘇電網受進電量不斷增長。

  數據顯示,2014年,全國完成跨區送電量274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3.1%;全國跨省送出電量8420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8%。

   “再看浙江、上海等地火電機組發電量也下降了,在這種情況下你給人家送煤炭,人家還要嗎?”薛靜分析。

   現階段,我國國民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全社會用電需求受到影響,華東地區加上環保的壓力,用電需求自然也受到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去年上海、浙江等地富余的電力統統轉到江蘇。江蘇電力供給很充足,以至于把來自“皖電東送”的電都送回去了,所以2014年安徽外送的電很少。”薛靜說。

  “北方港口近一半下水煤要運到江蘇、上海、浙江,而這一區域市場已經不需要這么多煤炭了,反映到秦皇島港,就是成交低迷、庫存高企、價格下跌。”薛靜說,“或許,以后‘遠方電’擠壓下水煤將成為常態。”

焦煤“價格放水” 煤炭市場迎新一輪降價潮

  焦炭焦煤動力煤期貨確立“下行”。中國2015年GDP增長預期目標設定在約7%左右,經濟下行壓力反映到期貨市場上,是工業品期貨的大幅下挫,其中以“黑色系”品種和“化工系”品種尤為顯著。 焦炭焦煤期貨:事實上,焦炭、焦煤期貨經過幾個交易日的窄幅弱勢整理之后,周四大幅下挫。一根大陰線似乎要走出震蕩作出方向選擇。 動力煤期貨:自去年12月中旬以來,動力煤期貨1505合約走出一波單邊下跌行情,價格重心由500元/噸逐步下移至450元/噸左右,周二盤中的453元/噸為動力煤期貨上市以來的最低點。

焦炭市場新一輪“調價”開始

  現貨市場春節期間下游鋼廠減產檢修,焦炭需求相應減少,使得焦化廠庫存攀升,節后焦炭價格再度承壓。在下游需求端的壓力倒逼之下,自2月25日18點起,日鋼干熄焦、水熄焦采購基礎價格統一下調20元/噸。3月2日,焦炭市場繼續呈下行態勢,神華調降30元/噸,東北、華東地區部分鋼廠下調焦炭接受價格20-40元/噸。而且,近期山東臨沂地區57家企業因環保設施未達標被迫停產,這進一步對焦炭的需求形成打擊。在這種市場局面下,焦炭市場下行趨勢顯現,焦炭市場參與主體對后期市場信心不足焦市或面臨新一輪調價潮。

焦煤市場“價格放水”挺價失敗

  焦煤方面,受下游需求壓力,企業生產倒逼,焦煤行業價格自律聯盟出現瓦解。山東煤企精煤價格普降,兗礦、山能多以1/3焦降20元/噸,氣精煤降30元/噸,混煤降20元/噸的幅度下調價格。其他地方煤企同幅跟進下調,其它國企、地方煤企的降價放水及山西焦煤自身的經營要求已對山西焦煤形成壓力,山西焦煤的挺價策略或已失敗,價格調整政策或快出臺。

動力煤市場煤企早已開始“拼價”

  當前沿海主要電力集團日均耗煤量逐步回升至46萬噸左右,但是存煤可用天數依然高達30天。這暗示著短期下游用煤企業拉煤積極性偏低,庫存水平依舊偏高。此外,天氣是短期影響因素,未來動力煤需求增長點依然需要依靠工業增長的拉動,但最新的PMI數據卻顯示,我國宏觀經濟前景不容樂觀。

  需求不佳導致大型煤炭企業無力挺價。雖然由于各方面因素,神華并沒有下調5500大卡3月的銷售價格,但是其余卡數煤種將執行滿16萬噸優惠20元/噸的量價優惠政策,這充分說明大型煤炭企業無力挺價。保持5500大卡價格不變更多是由于政治因素,而非由市場供需決定。

降價并未改變市場“壓力山大”

  價格下降之后,銷售狀況并未出現大幅改觀。據相關生產企業反映,目前焦炭、焦煤、動力為現貨市場依舊“亞歷山大”。

  目前鋼材價格不斷下探,河北地區鋼廠由于虧損問題,近期均有不同程度的檢修計劃。據部分鋼廠反饋,邯鄲地區鋼廠近期或將減產20%以上,目前鋼廠噸虧損200-300元。鋼廠也以限產為由,進一步對焦炭價格施壓。部分企業人士反映,唐山地區焦炭價格春節前可能會面臨開年來第二次調整,焦化企業均不同程度的進入虧損階段,由此焦煤市場也會面臨更大壓力。

  在銷售端壓力凸顯之時,庫存的壓力也逐漸累積。焦炭港口庫存量近期再度呈現上升趨勢,煉焦煤、焦炭庫存依舊處于高位。隨著終端需求的減弱,焦炭市場去庫存的任務或將逐漸加重,市場價格亦會受到較大壓制。

  對于后市,相關投資者及分析人士不太樂觀。目前市場成交較為慘淡,悲觀心態較濃,多數焦化企業依舊維持限產狀態,但受上游煉焦煤價格弱勢下行影響,焦炭價格支撐動力不足。加上鋼廠下調焦炭采購意愿較為強烈,故預計短期焦炭價格將繼續以弱勢下行為主。中投期貨研究認為,考慮到下游終端市場需求仍難以出現實質性好轉,預計短期國內焦炭、焦煤市場依舊弱勢運行為主,價格仍有下行空間。

如雪直播app下载-如雪直播下载-如雪直播破解版